山水之城的“山高水长”

发布时间:2019-02-15

news7.png

领创者档案

戴亚,1945年出生于江苏,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2001年,作为重庆市政府引进的支持西部大开发人才,从合肥经济技术学院来到当时的重庆烟草工业公司工作,2015年到重庆中烟技术中心工作。先后担任行业卷烟减害技术重大专项首席专家、“娇子”品牌首席专家、国家科技奖励评审专家等职务。

戴亚先后获得全国烟草系统有突出贡献专家、全国烟草行业“十五”和“十二五”科技创新先进个人、全国烟草行业劳动模范、四川省先进个人、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称号。他主持完成了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和省部级项目研究,获得省部级科技奖励16项,发表学术论文200多篇,独立和合作出版学术著作17部。由他提出并指导完成的科研成果申报专利300多项,其中国际专利十余项,获授权国家发明专利200多项,实用新型专利60多项。

他淡泊名利、虚怀若谷,工作中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还定下了“谁的文章谁是第一作者”等“硬规定”,从不居功自傲;他潜心科研、耕耘不辍,几十年来总是在一摞摞厚厚的论文、资料的陪伴下“逢年过节”,古稀之年仍是前沿学术的“弄潮儿”;他言传身教、甘为人梯,在企业内部推行“项目联系人”制度,为青年人才脱颖而出营造了良好环境,还成为许多年轻人的学术和思想导师……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他学术如山,山高千丈;性情如水,静水深流,实在当得起“山高水长”。

他,就是重庆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技术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戴亚。

桑榆非晚 古稀之年再“创业”

在普通人开始“闲看花开花落,漫随云卷云舒”享受生活的古稀之年,戴亚,作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选择。2015年,川渝中烟“分家”后重新组建了四川中烟和重庆中烟。作为行业的资深专家、作为重庆市政府引进的技术人才,享受退休年纪后延待遇的戴亚教授,毅然选择回到重庆,加入重庆中烟这个行业“最年轻”的工业企业工作。

“2000年我‘进入’行业工作的第一站就是重庆,我对于这座山水之城有着很深的感情,对于‘天子’品牌有着很深的感情。当时的确有机会留在成都,但按照行业政策,我理应回到重庆中烟工作,我不应该为自己‘开口子’‘搞特殊’。”谈到自己的选择,戴亚教授淡淡地说,“而且当时重庆中烟面临更多的困难,我希望回到重庆中烟,为企业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相比生活环境更加安逸的成都、工作条件更加完备的四川中烟,当时的重庆中烟面临着“基本没有品牌、基本没有产品、川渝外基本没有成熟市场”的窘迫状况。“而从我们工作的角度来说,当时的重庆中烟只有不到20台套的零散设备,仅有几位技术研究人员,科研平台等更是无从谈起,连最基础的检测实验都难以开展。”重庆中烟技术中心基础研究科科长汪长国坦言。

“一穷二白”下,戴亚开始了自己的又一次“创业”。购进设备、引进人才、搭建平台,他身先士卒、冲在第一线,带领团队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让工作走上正轨。截至目前,重庆中烟已经成立了新型烟草制品研究室,并在重庆市科委的协助下构建起博士后工作站,成立了重庆市烟叶资源科学利用重点实验室,科研工作已初步走上正轨。

对于让许多人不解的“再次创业”,戴亚豁达地对记者说:“2000年我刚来重庆工作时,带头组建了当时的技术中心,现在无非是又来了一次。企业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我只是尽我所能,做了企业需要的一些工作。”

潜心科研 脚踏实地解难题

相比购进设备、引进人才等事务性工作,研究领域的调整,无疑会给科研人员带来更大的挑战。作为行业降焦减害重大专项的首席专家,回归重庆中烟之后,戴亚教授却将自己的研究方向转移到烟叶资源综合利用等领域。问及个中原因,他这样解释:

“目前卷烟减害技术重大专项已经结题,研究成果也已应用于成熟卷烟产品之中,因此我才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烟叶资源综合利用上。烟叶资源是品牌发展的第一资源,重庆中烟品牌小、底子薄、实力弱,更要立足重庆当地实现发展。我们通过开展烟叶资源综合利用项目研究,就是要争取解决企业面临的原料难题,夯实品牌发展根基。”

科学研究,既要看得远,时刻关注前沿领域研究情况和行业发展趋势;又要站得实,立足企业发展实际,破解制约企业当前发展阶段的实际困难。戴亚的选择可谓用心良苦。

通过对企业原料库存和重庆烟叶原料进行系统分析后,戴亚带领项目组人员一方面对企业当前原料库存情况发出“预警”,与相关部门一道优化原料库存;另一方面着力加强重庆烟叶可用性研究工作,并会同商业企业改良生产技术。同时针对卷烟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烟梗、烟末等废料,项目组经过反复试验、探索,已经实现从废料中提取出卷烟可用的香精和新型烟草制品可用的烟油等资源,并成功应用于产品之中,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上大学的时候,戴亚教授就是我的老师,工作后又一直是我的领导、同事,算下来我认识教授已经20多年了,他在科研上颇有些‘多变’。但是,无论什么研究方向,教授都能做得非常好。”对于戴亚研究方向的调整,汪长国如是介绍。

这种“多变”,表现为他独特的个人风格和超强的科研能力,实际上却缘起于他强烈的责任感——从企业需要出发,才能不断发现学科创新点;从企业需要出发,才有源源不断的激情和智慧。

但“多变”的研究方向,也给戴亚的工作平添了许多困难。为了掌握研究领域的情况,戴亚的案头总是摊满各种书籍;每到周末及节假日,他总是带着一摞厚厚的资料回家研读。“从不以学术权威自居”“看的书比专业人员更多、思考得更深入”是青年研究人员对他的普遍评价。

对此戴亚谦虚地表示:“虽然我在烟草化学领域研究的时间较长,但对很多其他科研领域我还是‘门外汉’。比如当前我们所研究的方向就涉及化学、工艺、农学、生物学等多个领域,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多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真正把这些问题搞懂、吃透,才能作出像样的研究。”

淡泊名利 诲人不倦育英才

多位熟识戴亚的人都说,他不爱娱乐,也没什么其他爱好。低调的性格,却隐藏着一项让许多人羡慕不已的本领——调节氛围:只要有他在,大家工作起来都特别有收获、特别有干劲。

“其实科研工作挺枯燥的,有时候半年都看不到什么眉目,又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能坚持下来,好的氛围不可或缺。”重庆中烟技术中心降焦减害研究员马扩彦对记者介绍。

作为一名“老科研”,戴亚深知良好氛围的重要性。在公司领导的支持下,他定下了“谁写的文章谁是第一作者、谁研究的专利谁是第一发明人”的制度,尊重每个人的研究成果,努力在企业内部营造公平、公正的良好学术环境。

而另一项备受青年人才推崇的,是项目组联系人制度。说是联系人,实际上就是副负责人,从立项到研究再到结题、应用、评审的全过程,他都鼓励年轻人放手去做,关键节点上他再亲自把关。“他总是说,科研成果只代表过去,重要的是能力提升,我们全流程做下来,真是受益匪浅。”重庆中烟技术中心降焦减害研究员陈昆燕对记者介绍,“而且教授知人善用,会根据每个人的学术背景、擅长领域合理安排,让大家都有脱颖而出的机会。”

有公平公正的良好环境,有脱颖而出的机遇,但与戴亚教授一起工作并不是件很轻松的事。在重庆中烟技术中心,几乎每个人都有被他“指导实验”的经历。

“教授在工作上特别细致,经常教导我们科研工作离不开实验室。他经常要求我们提醒他实验时间,只要有空他一定到场,与年轻的科研人员并肩作战。”陈昆燕说,“虽然教授从不严厉地批评人,但久而久之,我们也都养成了更加严谨治学的好习惯,我想这就是言传身教的力量吧。”

这样的育才理念,源于戴亚早年的经历。在中国科技大学求学时,戴亚接触到了华罗庚、钱学森等老一辈科技工作者,他们循循善诱的育才方式、严谨治学的敬业精神,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时代已经不同了,但做好科研的精髓没有改变。科研工作来不得半点虚假,绝不能为了奖励、荣誉去做科研。年轻人才大都心气高、冲劲足,一定要采用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促进成长,不能死板说教。”戴亚语重心长地说,“我毕竟已经这个年纪了,能够为企业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更好助力品牌发展,是我当前最大的愿望”。